日本华人论坛 林冲逆袭 第六章 第二节 (二) 穿越小说系列连载



日本 - 看那武松提了哨棒,大着步,转过景阳冈去了。

叶公唤来酒店,掏出二三块碎银子,估算约有一两多,说是请那汉子多饮了三碗,三人实际每人只喝了八碗,央主人家各自再来三碗。
主人开始不肯,田三七央求半天,见众人脸色正常,无奈又筛了九碗过来。

叶公等喝完九碗酒,又打了一锅汤饼吃毕,把后一拨喝酒以及次日早餐的钱也付了,回船替换阮小七杜迁小喽喽来喝酒不提。

叶公睡觉前在船头上练习了几百次空手投射,练习时心想,“武松这一去,打虎,遇见武大,潘金莲,杀西门庆,发配孟州。。。到了双鞭呼延灼攻打二龙山时才能相见了。”
买盐船一路迢迢,直线距离跃马驰骋一天的沧州,却花了七八天才到附近河港。
在路上经过临清,吴桥等地时,叶公指示陆续把船上的纸张,酒,布匹等基本卖掉了。得利如燕子娅预测的有八九成,梁山买盐资金有了约莫一万两银子。

路上碰到过二三茬强盗,一接触没有交手就退却了。官府的关卡,朱贵叶公也比较灵巧地对付了。

沧州附近河港,叶公花了一百文铜钱,雇佣了水路方向熟悉的人,一直把船驰到了柴进庄园的后边,也就是练武场后面的芦苇荡这里了。
叶公留下田三七及四个小喽喽看船,带了朱贵杜纤阮小七穿过练武场往柴进后院而来,路上恰逢柴十八带了柴杨柴柳正在清理后庄院墙。
柴十八等人见了叶公大喜,一边吩咐快去报大官人,一边连忙带叶公等人往里走。叶公等人院子里穿行不一会,就听里院传出哈哈哈的笑声来,“来来来,刚好给押司介绍我那兄弟。”
叶公抬头,见柴进已抢步出来迎他了。
叶公柴进兄弟见礼,分外亲热。叶公见柴进身边站着两个人,一个黑黝黝面孔,三十八九年纪,略矮微胖,几髯胡须,眼神内敛有力。

一个差了十几岁,二十六七年纪,面目清秀,表情略略木纳。

叶公心想,刘唐去送金银,结果给宋江带去一场祸事,后来兜兜转转,宋江杀惜后逃避外地,就是到了柴进这里,看时间,应该就是这时了。

果然,柴进拉着叶公的手,对着一边的黑汉子说,“宋押司,这就是我和你说的我那个好兄弟,武功盖世,人又仁义礼智信俱全的叶公,不,林教头。”
叶公上前见礼,宋江大喜,手执了叶公双手用力摇着,“听柴大官人说起结拜了一位好兄弟,武功盖世,仁义无敌,今日相见,三生有幸!”,叶公连说,“哪敢哪敢!皆是兄长谬赞而已。在下闻听江湖人称及时雨宋江,如雷贯耳!今日相见,却是在下的福分。”
宋江介绍了旁边的宋清。宋清也是一阵猛夸。叶公搞得不好意思,对着柴进笑着埋怨道,“小弟上次来哥哥庄上,吃穿用度皆拜兄长所赐,哪来仁义无敌?”
柴进笑道,“给你一些金弹子,无非就是几日盘缠。你倒好,大部分都赏给了庄丁。他们现在都念你好。”,又想起什么,“上次的护送丹书铁券也托你福。我看庄上,那两个丽人对你皆有意。扈家庄离梁山也近,来回间可有进展?”
叶公见柴进端出大哥关心架子,有心多说什么,又觉得无话可说,最终冒出一句,“小弟江湖亡命之徒,哪里谈得上家事。”

宋江见状,哈哈一笑,“大丈夫事业有成,何患无三妻四妾。不急不急。”

众人闲聊间,柴十八来通知说酒宴已经摆齐。
众人喝酒聊天,宋江把被情妇阎婆惜要挟报官,无奈杀了阎婆惜,又出来避难之事说了。叶公见他爽快,也把关王庙,伏牛岛,梁山,狐王庙等事说了。
宋江一一给朱贵杜纤阮小七等敬了酒,看着蹲在田三七肩膀上看似老老实实吃板栗的小悟空说到,“德不孤必有邻,晁盖是我最亲近的大哥,看来梁山必将大浪啊!”
叶公喝了几杯酒,吩咐把梁山送给柴进的一千两银子捧来,又吩咐把自己的礼物也拿来。
他梁山上除了赏赐给喽喽兵之类,一共有八九百两银子,六七匹布帛,这次自己一点不留,全部拿来了。
一共分成三份,一份给柴进本人,一份给柴进庄丁,一份准备拿去伏牛岛送给孙富江贺长生金世贵等人。

他知道二三百两银子对柴进没有意义,所以柴进这一份银子,全部买成了有地方特色的阳谷土烧,让柴进赏人或自己喝。

柴进看到礼物大喜,“你何不自用?”客气了几句,吩咐把叶公送的二匹丝帛,让人送去高唐州,给伯父柴皇城及继室。

柴十八柴杨,柳,松柏等二十八家庄户各个前来见礼道谢不提。
柴进问起宋江对时局的看法,宋江还是清君侧这一套说辞,也就是皇帝圣明而手下臣子罪该万死,柴进则是自己祖上的江山被赵家夺走或说骗走,心中愤愤不平,对赵家的人很厌恶。当然,最近庄园的日子越来越难以维持,他对如今的官僚,也都没有好感。

宋江见叶公沉思,问他的想法。

叶公本来对政治没有兴趣,随口说道,“这样的体制,天下好坏势必被独夫一个人的喜怒哀乐所左右。
周围大臣,再是腹黑,也是独夫赵皇帝的旗子或者风筝而已,别看上天落地,天天自保还来不及。
而这个独夫,剥开了层层外衣,也是自己莫名情绪的旗子而已,其实什么也不是。
若加上天灾人祸,再有外力压迫,一下子这个金瓯,就要掉地而残缺不全了。”

看宋江不解,叶公喝了一口酒,接着说道,“这只金瓯,就是你说的江下或者天下,也就是天下元元的人心。”
柴进不知道已经听懂了,还是为这位拜弟骄傲,微微颔首。

宋江问道,“按你所说,若无天子,天下岂不大乱?”

叶公大笑,“押司岂不闻尧舜之世乎?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是故得乎丘民而为天子,得乎天子为诸侯,得乎诸侯为大夫。”

此丘民人数壮大扩展,得乎丘民而为天子者,也只是丘民代言,而非其一人之天下。如此才是真正盛世也。”

宋江深深叹了口气,“吾愿成此丘民也,惜此世遥远。”
他仰头喝光碗里的酒,又给叶公挑了一筷子清蒸鳓鱼,询问道,“那莫非不要纲常了?”

叶公一笑,“谁说不要纲常?只是要以德才为基准罢了。圣人之利天下也少,而害天下也多。故曰:圣人生而大盗起。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其实人人心中有个良知、有个圣人,没有谁比谁差。若是元元皆能如此,天下真正大治,哪要一个什么张牙舞爪的什么天子站在面前。”

叶公说完,没等宋江反应,房门处传来拊掌声,众人回头一看,进来个眯着眼睛的中年人。
柴进介绍,这是顾火英先生,曾经是个举人,无意功名,也算是柴进伯父柴皇城的一个朋友,现在柴家院子里做教习古诗词的西席。

顾先生坐了下来,对着叶公夸道,“听柴管家说起二爷来访,如何文武全才。刚才听二爷一席话,真让在下茅塞顿开。
好一个人人是圣人,好一个得乎丘民而为天子。李世民曰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二爷更进一步,水乃舟之母也。”

宋江给顾先生布了碗筷,又倒了满满一碗酒,举起手中的碗,和他碰了一下,仰头干了半碗,抹抹嘴,“如此许多好水,却是哪里去寻?”

叶公见他智慧,苦笑着回答,“如此一滴水,却也难做。不过,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勉力而为罢了。”

柴进闻听此话大笑,“二弟真长棋了。除夕夜和我诗词唱和后,说起志向,只说杀了高俅等三四人即退隐太湖烟波。如今说有条件要兼济天下了。如此志向,好!值得兄弟们浮一大白。”

宋江喝彩道,“大官人说的好,你我兄弟,好好活一辈子,芬芳留世。”
朱贵等梁山众人也轰然叫好,大家举碗仰脖都干了。

顾先生放下酒杯,吟唱起 “东风夜放花千树”,正是叶公除夕夜在柴进家唱的南宋词人辛弃疾的青玉案。

吟唱完毕,顾先生说道,“在下虽饭碗在沧州、高唐。平生游学,却也常常往来汴梁,大名甚至辽国南京析津。你的青玉案“东风夜放花千树”,可称天人好词也,吾朝也唯有大苏学士才可勉强为之。经在下的喻扬,如今叶公的词名短短一个月,已经远扬大宋北国矣。”说罢,摇头晃脑,又吟唱了“响铜签,许多年旧事”,却是叶公唱的柴进提在灯笼上的清代词人陈维崧“一萼红 癸丑除夕”。


“响铜签,许多年旧事,和恨压眉尖。
记得当初,后堂弟妹,团圞围定红帘。
饮尽了、屠苏千盏,挝画鼓、憨笑赌黄柑。
十里春城,金蛾暗扑,火凤交衔。

自后也逢除夕,叹此身长是,弟北兄南。
第宅俱非,颠毛都换,每因令节生嫌。
只万点、官桥夜火,风吹零乱映疏檐。
羡煞邻家岁酒,隔巷春衫。”

顾先生吟唱完毕,宋江高高举碗,“教头好词!半世人情,都在酒中矣。”众人齐齐举碗,又畅饮了一碗。
柴十八见柴进、叶公开心,凑了过来笑道,“二叔的曲子,现在教坊勾栏里许多头牌各个争着唱起。我看坊间最近流行快嘴李翠莲,曲本子卖的好价钱,不拘男女,人人皆唱。若二叔再多写几个,还不卖的大好价钱?!”

柴进大笑,指着柴十八,“如此田舍翁,这点出息。这曲子、戏文想写就写的么?何况你二叔心不在此,一心不是喝酒就是刀枪投射。”

叶公再三解释不是自己而是旧时相识友人写的,众人哪里相信。
他心想,是不是穿越的那个瞬间,世界已经完全变了呢。
宋江听顾火英诠释叶公的话,所谓水能载舟,也能覆舟,水乃舟之母也,觉得发前人之未发,心中正细细琢磨时,梁山数人中最粗鲁木讷的摸着天杜迁瓮声瓮气地说了一句,“叶公说的什么舟啊水啊,俺搞不懂。不过,水好才能酒好,水好才能打磨得好刀枪,水好才能磨得好豆腐,水好才能鱼味道好。这些道理,俺知道。”

阮小七喝了一碗酒,大大咧咧冲着叶公笑道,“梁山就有八百里水泊,满旮旯好水。哥哥尽管载舟,覆舟,造舟,玩出个丘民好地界。”

叶公笑道,”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说罢,端起碗来,咕咕咕地仰脖子一口喝完,把碗放下,似乎有点醉了。

柴进吩咐去做了面疙瘩,加了雪中新采来的青菜,每人盛了一碗,趁热吃了,叶公说明日要走,柴进哪里肯放,一定要他住满十天,最后说好住满三天,第四天早饭后出发去伏牛岛。

酒足饭饱,柴进吩咐泡了红茶,又闲话了几句,各自休息不提。
次日一早,叶公醒来后前去练武场,柴杨柴柳众人皆在,叶公除了自己练习刀枪投射,也指导庄丁们,特别是个人的投射水平提高以及团队协作的操练。一连三日,柴家庄丁们开始略有头绪,若有外敌,也开始有了一些针对的方法。柴进宋江等人没事,也跟着一起练习刀枪棍棒。

第四日府衙门有事必须要去应酬,柴进不得已前一日晚上大摆宴席,和叶公等开怀畅饮,席后,柴进又给叶公一个锦囊,打开一看,三四十颗金弹子黄闪闪的耀人眼目。
叶公哪里肯收。
柴进说道,“兄弟买盐,就当哥哥加一份,以后哥哥庄子缺盐,就问兄弟要了。”

叶公无话反驳,只得收了。

第四天一早,庄园门口一西一北,两路人马抱拳分手。

宋江和宋清一直送叶公一行到三十里外,看看陆路将尽,必须坐船了,看路边有个鸡毛小店,门匾上挂着“秦记”两字。
宋江道,“教头此一去,不知何时才能重新相见,小店且小酌两杯再走。”
数人进店,空无一人,只有一老婆低头挑着乌踏菜。宋青问道,“婆婆,可有酒菜?”
老婆答道,“荒店无甚酒菜,只有土酿烧酒,煮的三黄土鸡,半只刚切卖了,恰巧还剩半只。”
宋江闻听,“且把那半只鸡白斩了,端盏酱油来沾了下酒。乌踏菜下大大一锅汤饼来,大家走了半日,正肚饥难耐。酒不拘多少,先拿一坛过来。”

众人饮几角酒,吃了汤饼,洗了手,宋江拿出一个包袱, “兄弟,见你衣服还是补丁叠加,何至于简约如此!小兄忖度你身材,帮你做了这一套罗衫。”
说罢,轻轻抖出一套橘色锦绣衣裳,推给叶公。
叶公站起,深深一躬,“多谢宋大哥赏赐衣裳,永记在心。”把包袱背上,说道,“小弟两手空空,没有什么可以给宋大哥的,若有一日来梁山,也许可效犬马之劳。”
宋江双手执住叶公双手,“你我兄弟,何必说这些,前路各自珍重,相见总会有日。”
第二节完
日本 Japan
 ·日本中文新闻 日本人,到底拆了多少中国车?
·日本中文新闻 在日工作外国人数突破182万,中国人占比排第二
·日本中文新闻 日本公布最新中国入境阳性比率不足1%,将考虑放宽入境政策
·日本签证办理 求日本境内代办日本本地公司注册、商标注册代理人合作
·日本签证办理 请问假结婚需要多少钱啊
·日本签证办理 咨询签证问题
·日本华人网络交流 俄罗斯断气,救救零下二十九度的河北吧
·日本华人网络交流 羊驼这么猛吗?
·日本育儿教育 儿童拼图
 ·澳洲新闻 全球最想移民国家排名出炉:澳大利亚排名第9,中国飙升至第
·澳洲新闻 从今天开始,澳洲人遭受双重打击!啤酒天然气涨价生活成本持

日本华人网络交流

强烈谴责俄罗斯

华人网强烈谴责俄罗斯在微博上发布未经打码的照片 1unnamed.jpg (127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 昨天22:55 上传 评论 已经有微博网友指出俄国的错误做法了 2unnamed.jpg (52.69 KB, 下载次数 ...

日本华人网络交流

俄罗斯 vs 美帝 谁更邪恶?

华人网别打架,一条,一条的列举。各抒己见! 支持图文并茂! 评论 对了,千万别把古代的事拿出开,为了防止脑残,规定一下:近100年 评论 众所周知,在1955年11月,越南战争爆发,美国横 ...

日本华人网络交流

ロシアの核魚雷が?

华人网哑巴哟 评论 500米的海啸! 尼玛 评论 东海龙王出海的时候有没有这么大阵仗? 评论 挨过2发的日本就不能少说两句吗? 评论 那中国不也就完了么 评论 可一个国家扔核弹? ...

日本华人网络交流

空城计中司马懿知道城里没人

华人网空城计中司马懿知道城里没人,其实该叫空城计,应该叫,诸葛音律谈判司马,诸葛亮用琴的音律告诉司马懿,如果我死,你回去以后也会被处死,因为我的存在,你才有价值,所以司 ...

日本华人网络交流

克里米亚大桥被炸

华人网乌克兰这完全是铁道游击队的战术,刻赤海峡克里米亚大桥被炸后运输补给线切段,克里米亚就是一座死城,黑海舰队也没法得到补给,乌东四州一个月内很有可能收复 评论 要升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