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华人论坛 林冲·逆袭 第六章 第二节 (一)



日本 - 第二节

早春鲁南,一轮朝阳冉冉升起,照的附近云层如同镀了金边。阳光透过云层,射到水面,波光鳞鳞!

河汊湖泊的主角,几天之间,似乎从芦苇衰草换成了各类船舶。
从李家庄口的木桥,一直到天际,到处是匆匆忙忙的船舶,它们彷佛为了弥补逝去的一个冬季的时间,急匆匆地到岸离岸、装运卸货。

船上的人们,各个兴高采烈,互相大喊大叫,就算听不清楚也没有关系。

梁山买盐船,离开了李家庄口岸,望着北面迢迢而来,船上的人们,开心地扬帆、划桨、拉纤,阮小七领队,众人愉快地唱着一首歌——
南山顶上一庙堂,
姑嫂二人去降香。
嫂子降香为儿女,
姑娘降香为情郎。
嫂子降香回家转,
姑娘降香藏庙房。
姑娘和郎约定好,
借着降香会庙堂。

一曲唱完,朱贵酒糟鼻子发亮,按耐不住,跳到船头,哎哎喊了两声,领队唱了一句“月亮圆又圆”,众人马上唱和——
月亮圆又圆
照在水面上
情哥撒网妹打桨
抲来鱼虾上街坊
换来柴米油盐酱
哥在船头理网忙
妹在船艄煮饭香
明年拜堂来成亲
新添儿郎喜洋洋。


看来在众人的心目中,扈家是铁定要把三娘许配给叶公了,扈家好高调啊……唱的全天下都知道了,哈哈哈

一曲唱完,众人喝彩不已。

田三七见阮小七和朱贵都唱了,不禁也跳到船头,唱了一句“水里摇船水里歇“,河里船上岸边众人稀里哗啦跟着齐唱——

水里摇船水里歇
水里摇船能得几个大铜钱
六月晒的泥鳅黑
十二月冻得紫蝴蝶

水里摇船水里歇
水里摇船能得几个大铜钱
穿身破衣千个穷心结
芦扉眼里望青天

杜迁是个大老粗,见三人在众人面前得了彩,心中发痒,跳到船头,却发现什么也不会唱,想了半天,吼出一句——“天下三样苦,摇船、打铁、磨豆腐。”

众人一起拍手大笑,“这条大汉最好,最好!”
杜迁洋洋自得,带头向岸上以及河里船上等人挥手做别,扈成燕子娅欧阳老人秦婶苏嫂小二等人也遥遥地挥手做别。
只是人群中不见扈三娘的身影。

三娘却是在梁山买盐船的前方五十来米,跟在拉纤的叶公旁边,陪他说着话。
叶公本来想消化早上的吃食,再出点汗,所以自告奋勇到前面来拉纤,没想到一拉,才知道拉纤的辛苦,背上被绳子勒出了条条红印,却又不能拉一会会就回船,只能硬着头皮死扛。
扈三娘在一旁早就看出了,光替他着急,也没有办法。再后来看他额头上也冒出了汗,和他说话也嗯个大半天才能回答,不禁心疼,拿根绳子也想背着一起拉纤。
2e525dc5d6.jpg这是紫霞仙子,还是燕子娅?哈哈朱贵边指示船只在河道里穿行,边回味自己刚才口岸唱水上民谣“月亮圆又圆”一人唱千人和的风光场景,见小悟空跳到船头,吱呀吱呀地拍着胸口大叫。

  “你也想唱啊?没有人听啦,你要唱就自己唱吧。”朱贵指着小悟空,“没想到猴子也能唱。真是仙猴。”众人大笑,小悟空还是吱吱呀呀,竟然爬上了纤绳,手舞足蹈,像是跳起了金丝猴舞。

  “你瞧,这舞跳的。杠杠的!”杜迁刚才也出了风头,心情很爽。

  田三七眼尖,顺着小悟空的手指方向,看到五十来米前头如同一根棒槌般半倒着死命拉纤的叶公以及一边急得几乎也想背纤绳的一丈青。

  “阿拉拉,只顾唱歌,把这个事忘了。只有他一个人在拉,亏这船还动。”众人捂嘴呲呲呲偷着乐,怕叶公听到发怒,只不敢笑出声。

  朱贵指使阮小七、杜迁带两个小喽喽替换叶公,田三七自觉作为亲随班头不够精细,还比不上金丝猴小悟空,想了想也跟着一起跑去了
  朱贵指使阮小七、杜迁带两个小喽喽替换叶公,田三七自觉作为亲随班头不够精细,还比不上金丝猴小悟空,想了想也跟着一起跑去了。

  叶公本来穿了一套软巾窄袖长袍,淡蓝色底布上绣了浓浅几朵野菊,蓝色枝叶配金线绣成之花蕾。
  因为一早开船时就来拉纤了,怕扈三娘好不容易给做的衣服会一下子就拉破,拉纤时换上了李小二浑家做的孙富江浑家修补的青棉袍。

  这件青袍本来经过几次打斗,本来就破旧不堪,但叶公觉得是朋友们好不容易做的补的,舍不得丢掉,每次破了的地方缝补一下,再洗一次,还是没有丢掉,偶尔还会穿。

  见众人跑来替换,叶公心一宽,烂泥里几乎打了个趔趄,扶了一丈青,挥手一个响指,小悟空闻听嗖地跃上肩头。

  船原地停了下来,叶公送扈三娘回到岸边,说好回城再来找扈家庄众友喝酒,跑回来跳上船,指挥着众人一路往西北方向而来。

  叶公一个多月前沧州南下梁山时,正是一年最冷的时候,冰天雪地,河流小溪几乎全部冰冻。东昌府前遇见没羽箭张清时渡过黄河,也是冰上牵了马,跟了行人,走了一百多米的冰路而已。现在时序到了早春,很多地方冰雪融化,船的可行范围大大增加。
  曲曲折折行了一天的船,看天色将晚,前面隐约出现一个小小的市镇,约莫十来户人家,门口竖着一杆酒旗,显见是个鸡毛酒家。

  叶公见那酒旗隐约露出“三碗不过岗”几个字,心中一动,对大家说道,“今晚船上歇了,分两拨到那酒家喝几碗热酒暖暖身子。”
  有了上次狐王庙的教训,他把手下人分成两拨,自己带朱贵、田三七和小悟空,留余下的人看船,跳上岸,走进店来。

  进了店见一个壮汉坐在独自饮酒,叶公见他二十八九年纪,虎背熊腰,国字脸,浓眉大眼,风尘仆仆。一身灰袍上裹了条大红丝绸腰带,足蹬牛革快靴。
  店小二走过去,在他面前桌上放了一双筷子,一碟热菜,一只碗。

  叶公见那汉子把包袱解下放到桌上,把哨棒倚了,叫道:“主人家,快把酒来吃。”
  见那小二满满筛一碗酒来。
  汉子拿起碗一饮而尽,叫道,“这酒好生有气力!主人家,有饱肚的,买些吃酒。”
  酒家道,“只有熟牛肉。”汉子道,“好的,切二三斤来吃酒。”

  店家去里面切出二斤熟牛肉,做一大盘子,端来放在汉子面前,随即再筛一碗酒。听那汉子吃了赞道,“好酒!好牛肉!”又筛下一碗。

  田三七叫道,“小二,拿酒菜来。”店小二近前,叶公吩咐,“切五斤熟牛肉,一尾红烧鲤鱼,那好汉桌上模样的酒,我等也各来三碗。再有果子萝卜,不拘了随意拿一些来。”酒到了桌上,三人端起,仰头吃了两碗,第三碗却是喝了一半,放下碗,说些闲话。
  邻桌汉子恰好吃了三碗酒,见小二再也不来筛。见他敲着桌子,叫道,“主人家,怎的不来筛酒?”
  小二道,“客官,要肉便添来。”
  汉子道,“我也要酒,也再切些肉来。”
  酒家道,“肉便切来添与客官吃,酒却不添了。”
  汉子道,“却又作怪!”放下筷子问主人家道,“你如何不肯卖酒与我吃?”
  酒家道,“客官,你须见我门前招旗上面明明写道——'三碗不过冈'。”
  汉子道,“怎地唤作'三碗不过冈'?”
  酒家道,“俺家的酒虽是村酒,却比老酒的滋味。但凡客人,来我店中吃了三碗的,便醉了,过不得前面的山冈去。因此唤作'三碗不过冈'。若是过往客人到此,只吃三碗,便不再问。”
  汉子笑道,“原来如此。我却吃了三碗,如何不醉?”
  酒家道,“我这酒,叫做'出门倒'。又唤作'迎风醉'。初入口时,醇浓好吃,少刻时便倒。”
  汉子道,“休要胡说!没地不还你钱。再筛三碗来我吃!”

  酒家见汉子全然不动,又筛三碗。
  汉子赞道,“端的好酒!主人家,我吃一碗还你一碗酒钱,只顾筛来。”
  酒家道,“客官,休只管要饮。这酒端的要醉倒人,没药医!”
  汉子道,“休得胡说!便是你使蒙汗药在里面,我也有鼻子!”

  店家被他说不过,一连又筛了三碗。汉子道,“肉便再切几斤来吃。”酒家又切了二斤熟牛肉,筛了三碗酒。
  叶公喊小二,“我等也须再来三碗,牛肉再切十斤。”店家笑着摇头,“今日却是哪里来的这些酒豪。”兀自在三人桌子空处满满筛了九碗。

  邻桌汉子吃得口滑,只顾要吃。
  见他身边取出些碎银子,叫道,“主人家,你且来看我银子!还你酒肉钱够么?”酒家看了道,“有余,还有些贴钱与你。”
  汉子道,“不要你贴钱,只筛酒来。”
  酒家道,“客官,你要吃酒时,还有五六坛酒哩!只是害怕官府责压,再不敢卖你。”
  汉子道,“既有五六坛,尽数筛来。”
  酒家道,“你这条长汉若醉倒,怎扶得你住!”
  汉子答道,“要你扶的,不算好汉!”

  叶公三人见那汉子吃的口滑,也觉酒好,呼唤店家再来三碗,见酒家面有难色,叶公笑道,“别人吃了十几碗,须得也卖我等足数,不少你银子。”
  店家摇头,在空碗里又满满筛了九碗,发急道,“客人们也喝了九、十碗了,喝完再不可筛。”

  见酒家不肯将酒来筛,邻桌汉子焦躁,敲着桌子骂,“我又不白吃你的!休要惹老爷性发,将你屋里砸的粉碎!把你这鸟店子倒翻转来!”
  酒家心想,“这厮醉了,休惹他。”再筛了三碗酒放在汉子桌上,拿了汉子的碎银子,怕那汉子再要酒,转身回了后屋。

  那汉子共吃了十五碗,看着叶公桌上的八九碗酒,喉咙里咕咕发出声音来。
  叶公喝道,“兀那汉子,却来同吃几碗?”
  汉子提了哨棒,立起身来,说,“如此却好,只是不敢打扰。”
  叶公空出身边位置,“区区薄酒,何须多话,畅饮三碗再走。”
  汉子也不客气,到叶公身边,见桌上还有七八碗酒,端起碗来,连喝了三碗。

  汉子唱个肥诺,谢了叶公,“武松谢过兄弟美酒。”
  走出门去,仰天笑道,“却不说'三碗不过冈'!”手提哨棒便走。
  酒家赶出来叫道,“客官,那里去?”
  武松立住了,问道,“叫我做甚麽?我又不少你酒钱,唤我怎地?”
  酒家叫道,“我是好意。你且回来我家看抄白官司榜文。”
  武松道,“甚麽榜文?”
  酒家道,“如今前面景阳冈上有只吊睛白额大虫,晚了出来伤人,坏了三二十条性命。官司如今杖限猎户擒捉发落。冈子路口贴有榜文;可教往来客人结伙成队,于巳、午、未三个时辰过冈,其余寅、卯、申、酉、戌、亥六个时辰不许过冈。更兼单身客人,务要等伴结团而过。
  这早晚正是未末申初时分,我见你走都不问人,枉送了性命。不如就我此间客舍歇了,等明日慢慢凑得三二十人,一齐好过冈子。”
  武松听了,笑道,“我是清河县人氏,这条景阳冈上少也走过了一二十遭,几时见说有大虫,你休说这般鸟话来吓我!便有大虫,我也不怕!”
  酒家道,“我是好意救你,你不信时,进来看官司榜文。”
  武松道,“你鸟做声!便真个有虎,老爷也不怕!你留我在家里歇,莫不半夜三更,要谋我财,害我性命,却把鸟大虫唬吓我?”
  酒家道,“你看么!我是一片好心,反做恶意,倒落得你恁地!你不信我时,请尊便自行!”一面说,一面摇着头,自进店里去了。

  看那武松提了哨棒,大着步,转过景阳冈去了。

日本 Japan
 ·日本中文新闻 东京圈2022年新房均价突破新高 ,约人民币49347元一平
·日本留学生活 大阪产业大学附近有人出不用物吗?
·日本留学生活 求助:想问做IT开发、网络相关的大佬在日本都用哪些网站找工
·日本留学生活 西川口东口徒步6分,自家マンション招租,0礼0押 拎包入住
·日本华人网络交流 说起merukari做生意,又想起了不经意间的第一桶金
·日本华人网络交流 在日本申请微信没有钱包
·日本华人网络交流 我今天写了个helloword厉害吧,羡慕吧你们
 ·澳洲新闻 爆裂!墨尔本天后宫发生火灾,现场火光四起,浓烟滚滚(视频
·澳洲新闻 悉尼Siyip关帝庙香客大排长龙,华人祈求好运! “这几年太难了

日本华人网络交流

强烈谴责俄罗斯

华人网强烈谴责俄罗斯在微博上发布未经打码的照片 1unnamed.jpg (127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 昨天22:55 上传 评论 已经有微博网友指出俄国的错误做法了 2unnamed.jpg (52.69 KB, 下载次数 ...

日本华人网络交流

俄罗斯 vs 美帝 谁更邪恶?

华人网别打架,一条,一条的列举。各抒己见! 支持图文并茂! 评论 对了,千万别把古代的事拿出开,为了防止脑残,规定一下:近100年 评论 众所周知,在1955年11月,越南战争爆发,美国横 ...

日本华人网络交流

ロシアの核魚雷が?

华人网哑巴哟 评论 500米的海啸! 尼玛 评论 东海龙王出海的时候有没有这么大阵仗? 评论 挨过2发的日本就不能少说两句吗? 评论 那中国不也就完了么 评论 可一个国家扔核弹? ...

日本华人网络交流

空城计中司马懿知道城里没人

华人网空城计中司马懿知道城里没人,其实该叫空城计,应该叫,诸葛音律谈判司马,诸葛亮用琴的音律告诉司马懿,如果我死,你回去以后也会被处死,因为我的存在,你才有价值,所以司 ...

日本华人网络交流

克里米亚大桥被炸

华人网乌克兰这完全是铁道游击队的战术,刻赤海峡克里米亚大桥被炸后运输补给线切段,克里米亚就是一座死城,黑海舰队也没法得到补给,乌东四州一个月内很有可能收复 评论 要升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