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华人论坛 YY吴亦凡在监狱中的生活



日本 - 1.

"0371号,进去。"



我顺势抬起头,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



相貌比较周正,即便是剃了寸头还是能看出来跟普通人不一样。他端着自己的洗漱用品,在门口礼貌的跟管教道了别。然后站在门口,显得有些局促,大概沉默了有一分钟,然后努力挤出一个笑容。



“各位大哥好,我是今天新来的。”



声音有些低沉,隐约能听出有些北京的腔调。



“哪儿的人呐?”四号床的大哥是个北京人,好像是挪用了公司两个亿的公款给送进来的。进来之后也是好吃好喝好招待,就连平时的劳教也安排的最轻松的活。



“加拿大的。。”新来的把头低下,看不清他的表情。



“嚯,国际友人呐您这是。”



新来的紧咬着后槽牙,点了点头,然后准备从宿舍穿过先把自己手里的洗脸盆放下。



“犯的什么事啊?”大哥弓起一条腿,然后把胳膊肘放在腿上。



“强……强奸。”



然后整个监舍的人都坐起来了。







2.



“你就是吴亦凡?”我忍不住出了声,虽然人在号子里,但是上次大哥来探监的时候也给我说了说外面的事情。



因为这里实在是太无聊了。



“嗯,是。”凡凡像是个挨打认错的小学生,伫立在门口,像棵挺拔的雪松。



显然这个监舍里的人对流量明星没多少兴趣。



这个监舍关的都是经济犯,不是政客就是商贾,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凡凡能分到我们这个监舍也没什么奇怪的。



“那你会freestyle么?”我抬起头问凡凡。



凡凡的脸上写满错愕,显然没料到我会这么说。



“大……大碗宽面?”凡凡不亏是young OG,在这种紧张的环境下还是能这么快就找到自己熟悉的领域。



“啥?中午吃面?”这时候三号床的胖子才坐起身,听他说他之前是个游戏主播,犯了什么事就不太清楚了。



我懒得跟他解释那么多,只是满怀期待的盯着凡凡看。



凡凡冷静了几分钟,然后身体开始慢慢律动。



“yeah,今天我在这里,看着各位大哥,我想喝一瓶野格,希望不要打嗝,我的rap能够给你快乐……“



“唱的什么几把玩意,你咋不参加新说唱?”胖子用被子把头蒙住,瓮声瓮气的说。



凡凡嘟囔了一句,“我是导师。”但是声音太小,只有我能听到。



我招呼凡凡坐下,凡凡礼貌的拒绝了一下。也对,像他们这种带明星,也没到过这种场合,对任何人怀有戒备也是应该的。我讨了个无趣,就背过身去,留下凡凡一个人在原地罚站。







3.



“这里很小,你忍一下。”



许久不出声的二号床说话,凡凡像是得到了恩准,找到自己的床铺悻悻的躺下。



说起二号床,我到这里半年了都还没摸清他的底气,甚至连他名字是什么都不知道,只让我们叫他老李。不过根据他满背的纹身和肚子上错乱的伤疤想必在外面也是不好惹的主。老李每天也神神秘秘的,基本上两三天就有人来探监,而每次出去放风,连管教也对他客客气气的,所以几乎没有人找不自在。因为我平时在监狱比较仗义豪爽,所以老李平时也挺照顾我的。



从凡凡住下之后,监舍就变得热闹起来了,特别是都知道凡凡是个带明星之后。



“凡凡,我女儿特喜欢你,尤其是你唱的那个《大碗宽面》。”



“凡凡,你睡过几个女明星啊?”



“凡凡,你们加拿大人都会rap么?”



……



也许是年龄相仿,在凡凡身上我也看到过曾经那个年少轻狂的自己。觉得自己来到世上,就能在世界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就算有天世纪末日来临,自己也会成为改变人类命运的那个人。所以平时做事都有些我行我素,有什么看不过眼的上去就是一拳。不过现在想想,之前的那段岁月不免有些幼稚,或许这些就是成长的代价。



凡凡一口一个孙哥,也叫的我有些飘飘然。要知道,在一个月之前,面前的这个人还是在电视里才能见到的,能够凭借自己的一句话或者一个动作就能搅动互联网风暴的。都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现在凡凡锒铛入狱,但是说不好之后的生活会怎么样,所以我也升腾出一股结交的意味。



毕竟成年人的生活里没有交情,只有交易。



“凡凡,在这个地方,一个人单打独斗是有些吃亏的。尤其是你这么个带明星,还是个孩子,在这还是很容易被人针对的。”



凡凡似乎读懂了我话里的深意,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谄媚。



“谁他妈说凡凡演技不好的。”我心里暗暗想着,脸上的笑也越来越浓。



“孙哥,那以后就多多靠您照顾了,以后您就是我亲哥,就算出去了我肯定也不会忘了你。”



凡凡越说越诚恳,我差一点就动容了。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对了,凡凡,你今年多大了?”



“我30,咋了,孙哥。”



“呃,我才27。”

评论
4.



凡凡跟在我身后,我也莫名的有些澎湃。



脑子里也想象出小时候看过的那个狐假虎威的童话,此刻我就是那只意气风发的狐狸,睥睨地环视着周围的小动物。尽管我的背后还是一只被拔了牙齿的老虎。



随着凡凡的出现,操场上也开始出现骚动。我注意到有几个花枝招展的兄弟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



虽然凡凡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以前台下成百上千的歌迷也丝毫不慌,但是仅仅是被这几十个大汉围观,凡凡就已经汗如雨下了,然后在后面就小声的催促我赶紧走。



到了三点多就是探监的时候,几乎每天也都有管教过来问凡凡见不见,不用猜也知道是那些狂热的粉丝小妹妹。



每当这个时候凡凡沉默着不说话,摆摆手表明自己的选择。



或许到现在他也还没想明白,为什么这些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粉丝,最后能把他从神坛下拉下去。就像那个维护自己的编剧说的那样,陪自己心心念念的偶像睡觉这不是无上的荣耀么?



只能说这些女的太贪心,像把自己囚禁在身边。



这些话都是凡凡晚上跟我说的,或许在他眼中,那些涉世未深的粉丝就该是为他服务的,沦为忠实的信徒,怎么能质疑甚至控诉高高在上的神。



“我真不知道她只有十四岁。你信我,孙哥。”凡凡坐起身子来,双手捂住头,懊丧的说着。



“我表哥说挺嫩的,可我也没想过有这么嫩啊。”



”真他妈的。“



……



我假装听着,时不时的点点头,凡凡自顾自的说了好久,直到被宿舍的其他人用咳嗽声打断。



过了半个小时,宿舍里便只剩下此起彼伏的呼噜声了。



早上六点起床的时候,我看见凡凡红着眼,不知道是哭了还是一晚上没睡。







5.



在看守所最难受的因为就是背监规,尤其是对于一个加拿大人来说。



有时候电视里会放CCTV9,配合着舒缓的音乐半梦半醒有时候也会恍惚的觉得自己在家。早饭的配置是一个鸡蛋,一碗稀粥,整个宿舍加起来的米恐怕也铺不满碗底。凡凡拿着汤匙在碗里搅拌了好久,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我把我的鸡蛋剥好丢进他的碗里,凡凡抬起头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张大嘴一口把鸡蛋给吃了。



“孙哥,这鹌鹑蛋好大啊。”



凡凡卖弄着他的幽默,其他人附和的干笑了几声。



到背监规的时候每个人把床底下的凳子搬出来,我们要把背挺直,然后把双手放在腿上,不能做小动作,也不能聊天,盯着眼前的监规自己在心里默背。



凡凡小声的嚅嗫着,过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连第三行都没有背会,管教质问的时候又说自己是加拿大人,不认识太多中文。



也许真的是明星有特权,竟然也没追究他的责任,甚至连带着我们宿舍也都没有被提问。



这时候一直出错的胖子过来感激的把凡凡抱起,极其富有感情的说着:“一个加拿大人,不远万里的来到中国,毫无利己的动机,把中国人民的苦难当做他的苦难,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要学习这种精神。“



凡凡被他说的不好意思,竟然也漏出了羞怯的神情。



“我要听一百遍bad girl!凡凡,永远滴神!”胖子的脸上洋溢着幸福。



这时候电视上正放着凡凡的新歌,名字叫做《翱翔》。电视里的凡凡戴着墨镜,手拿着麦克风,嘴角上扬。



歌放到一半,突然换了台。然后我看到凡凡的表情也黯然了下来。



“过年监狱搞联欢的时候就唱这个吧。”许久不出声的老李突然开口,不知道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凡凡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转向已经变成《早间新闻》的电视屏幕,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6.



其实就算在监狱,该有的劳动改造还是有的。因为我们这的监狱靠着山,所以当地的树也挺多的,就平时一些木制品就成了我们劳动的内容。像是一次性筷子,牙签之类的,都算是比较常见的工作内容了,也是因为我们监舍比较特殊,所以安排的都是包装的活,也不怎么累。



过了没个十五分钟,凡凡打包牙签的工作已经算得上轻车熟路了。



他干的很仔细,甚至有些牙签不够光滑有细小的刺也要脱掉手套认真的弄掉才可以。



管教见凡凡做的努力,也赏了几根软中华,给同监舍的人分过之后,到我们两手里就只有一根了。



我看了看凡凡,凡凡看了看我,“孙哥,你抽吧,我抽不惯。”



于是我借了火,刚准备点燃,就听见凡凡叫了一声,然后就捂着手指,没几秒血就渗了出来。



凡凡摆了摆手,说自己不小心被牙签上的小刺拉了一下,不打紧。



忽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现在有些小鲜肉们真的过分,一个个娘们唧唧的,之前拍戏的时候有个擦破手指的男明星,贴个创可贴的事又哭又闹的。我之前拍星爷那个电影,《降魔篇》看过吧,从两层楼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没事,连个通告都没发。”



凡凡的语气中带着自豪,直到看到我后背的伤疤。



“没事,被几个不长眼的后辈砍的。”



凡凡顿时哑了火,低头认真的包装起牙签来。



凡凡的身上有好几个纹身,除了那些花里胡哨的,在胸口的位置纹了一个“SZX。”



我在“十字绣”和“梭子蟹”之间摇摆不定,直到凡凡说出了那个名字。



“史珍香。”



“我喜欢像天使一样的女孩,我在广州上学的时候遇见的那个女孩就是这样的,喜欢穿个白裙子,在球场旁边看我打球,不怎么爱说话,甚至连瓶水都没有给我送过。”



“那时候我没那么风光,顶多是个子高点,长得帅点。她对于我来说真的算的上是女神了,从来没考过年级第二,阿香真的跟其他的女孩都不一样,她喜欢赛车和hiphop,这也成了我以后的方向。”



凡凡说起这个叫史珍香的女孩的时候,眼里泛着光,很难想象,这个三十岁的大男孩还有这么纯情的一面。



“我现在这个样子,她一定很失望吧。”



凡凡抬起头,望着头顶狭小的天空。阳光从缝隙中倾泻下来,打在工作台上,空气中的灰尘慢慢升腾,形成一圈朦胧的光晕,凡凡置身其中,宛若从希腊神话中走出来的人物,也怪不得那么多的小妹妹把持不住。



这时候胖子已经把上衣脱了,流了一身的汗,我真怕他突然走过来把凡凡抱起来说声“爸爸抱抱。”



我拍了拍凡凡的肩膀,“小史会等你的。”

评论
7.



从工作室出来已经到了傍晚,夕阳染透了半边天,映在每个人的脸上都显得红彤彤的。



几乎每个人都停下自己手里的工作,望着天空呆呆的出神。



凡凡突然没由得来说了一句;“其实现在这样也挺好。”



老李把手背在身后,低着头提醒着:“快回去吧,要下大雨了。”



果不其然,回到监舍没半个小时雨就下来了。



刚开始只是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窗户上能听到一阵子沙沙的声响。也许是连日来的天气一直都这么热,下了雨心情也感觉慢慢好起来了。但是那雨越下越大,丝毫没有要停的迹象,没几个小时窗外的声响就像是有顽劣的孩子在拿石头砸窗户。



窗外的雨似乎连成了一条线,雨滴砸向地面形成一个不大的水坑,再被摔成几份最后汇聚成小河流涌向低洼处。



老李说这是他来到监狱的第十年,也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雨。用倾盆大雨来形容都显得有些小气,就像是天上漏了无数个大窟窿,那雨就这么直扑扑的落下来,就像是安迪越狱那天那么大。



所有人都提心吊胆的一整夜没睡觉,电早就停了,黑暗中只能听见此起披伏的呼吸声。



虽然我们这个监狱靠着山,不必担心被洪水冲走。但是更为严峻的就是山体滑坡,照这种架势下去,恐怕要不了三天,从山头上被推过来的泥就能把监狱给填平了。



当我们的监舍从房顶开始往下渗雨的时候,我听见有人在哭。借着月光,我看见凡凡的肩膀在耸动。



显然他也明白即将要发生什么。



到第二天早上管教就通知所有人从监舍出来到操场上集合。



当我们趟着没过脚脖子的巷道走出来抬眼便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游泳池,不对,操场。



那个偌大的操场此刻就像是一口巨大的煮着肉汤的锅,雨不知疲倦的下着,跌落到操场上激起水花。凡凡的手臂搭在我的肩上,整个人都在发抖。



所有的犯人此刻就站在操场四周的高台上,有不怕事大的,跳下去游泳,大喊大叫的。但是大多数人都跟我一样,内心没有什么波动。说不上为什么,我从小到大都很期待这种危机的时刻,上学的时候停电,大家乱哄哄的凑在一起,就觉得格外的温馨。似乎这个时候不管大家有没有隔阂,此刻都联系在一起。



我沉浸在此刻的欢愉里,雨也丝毫没有要停的迹象。







8.



雨越来越大,都已经到了高台的边缘,刚才游泳的那几个哥们此刻都在中央浮着。



每个人的脸上已经没有那么从容了,几乎都在担忧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凡凡已经慢慢镇定下来,表情越来越凝重,这个时候我也没心情猜他想些什么。



因为这种时候可没有什么明星光环,到了现在,没人相信他会是那个主角。



耳旁是嘈杂的雨声,面对面讲话都要很大声才能听清楚。监狱的外围有一排电网,有一半已经被风扯断浸在水里,时不时的会闪出几个火花。几乎所有人的心都被提了起来。随着水位的慢慢上涨,人们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都想着往高处走,大家挤在一起,整个高台也摇摇欲坠。尽管有管教一直拿着喇叭在喊,但是谁也不想就这么放弃自己的生命。



似乎死亡是可以预料到的了。随着水位的上涨,大家都会触电,最后倒在漩涡里随波逐流,结束这匆匆忙忙罪恶的一生。



就连一向沉稳的老李此刻也把眼睛闭上,看样子是要认命了。



“扑通!”又有人落水了。



随着水花的一阵翻腾,人们都在等待那个可怜的人露出头来。



“凡凡,是凡凡!”有人在大声疾呼,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时候我才发现身边的凡凡不见了,在急促的水里凡凡并没有像刚才那几个自信的大哥一样几秒就倒下,这也给了其他人希望。



“没电,没电!”看到了生的希望,不少人化身饺子跳进了热锅。



随着水花的飞溅,几个人在水里挣扎了几下便沉了下去,然后随着水流被冲向其他地方。



这个时候凡凡费力地往电网落水的位置游去,我看见有火花在他周围簇拥,噼里啪啦的声响警告着其他人的险恶。凡凡在水里慢慢接近,承载着所有人希望,我看见有人相拥而泣,毕竟此刻我们的生命都在凡凡的身上。



“电鳗,是电鳗!凡凡是电鳗!”



终于有人反应过来,随机人群中爆发出更大的欢呼声。



凡凡到了电网的附近,小心翼翼的用手去触及电线,在接触的瞬间,我们看见凡凡的手周围出现了几道闪电,手臂也黑了一大片。凡凡刚抬起的手又颤抖的落下。



这个时候大家手牵着手,在心里默默的为凡凡加油。人群中不知道谁起了个头,大家一起唱着《龙的传人》,在此刻我们没有地域的差别,也没有国籍的限制,抬起头,我似乎看见天空中白求恩在欣慰的笑。



每个人高昂着头,分不清脸上的是泪还是雨。







9.



凡凡又一次抬起了手,不顾身上的疼痛,毅然决然的抓起电线挂在高处的钉子上。



他长舒了一口气,人群中响起了经久不衰的掌声,人们唱着歌,声音盖过了雨声。



凡凡拖着沉重的身躯正要往回游,突然有一截长长的圆木横着过来,凡凡急忙把头沉入水里,可身体还没来得及,说巧不巧,那木头正好挂住凡凡的裤子,因为塞满了太多的水,凡凡整个人看起来也变得肥大。如果这样下去,恐怕凡凡凶多吉少。



也许是人在危机情况下会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凡凡竟然在水里把身体躬起来,顶着巨大的水压翻身,在下一个浪花拍过来之前把裤子给解开,然后潜入水里,抖动了几下便向岸边靠近。



凡凡此刻身上不着片缕,但是在我们心中已然成神,他就像劈开红海的摩西,我们都成了他虔诚的信徒,这个时候别说跟凡凡睡觉,哪怕让我们当狗都心甘情愿。



凡凡艰难的爬上了岸,跟我们赤诚相见。



此刻歌声还没有停止,胖子盯着凡凡的下半身满眼泪花,声嘶力竭地唱着;“巨龙巨龙你擦亮眼,永永远远的擦亮眼。”



凡凡精疲力尽的睡过去了。老李感慨了一句后生可畏,把自己的衣服脱掉盖到了他的身上。



或许是这个世界错了。



之前在外面的时候我一直对这些明星嗤之以鼻,尤其是听大哥讲过凡凡的事情之后,我越发觉得这些人的可恶。但是凡凡的行为让我陷入了沉思,或许有时候我们认定的真相只是别人想给我们看的。



一个加拿大人,为了我们这些可悲的社会渣滓,不顾自己的安危,以一己之力拯救了我们的生命。



在明星们学会盛饭都能上热搜的现在,凡凡的表现不是为了宣传,只是遵从自己内心最真实的表达。



凡凡在这一天,成了我们的神。

评论
10.



说来也怪,从凡凡的壮举过后雨就渐渐小了。等到救援队赶过来的时候也吃了一惊,听闻凡凡的事迹之后,更是肃然起敬。



过了两三天,天气就晴了,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大哥火急火燎的赶过来,见我没事才安下心来,千叮咛万嘱咐还送了一大堆东西才走。



经过这件事之后,凡凡在监舍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



我回到监舍先把东西分给凡凡吃,凡凡还是一口一个孙哥,丝毫没看出来态度有什么不对,这让我更坚定之前自己的决定。



凡凡凑过来,“孙哥,真羡慕你有这么个大哥。”



“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我是怎么进来的么?”我点了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



“刚毕业的时候我跟大哥一起创业,两个人挤在五平米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我们每天一共就花五块钱,几乎每天也都是清汤挂面。刚开始我们什么都做过,摆过地摊卖纸,做过地推,一家一家的上门推销。大夏天三十多度,我们跑了一夏天。后来情况好了点,我们在一个商场里租了个门店卖女装。”



“那后来呢?”凡凡问道,不知道是真心还是附和。



“后来事业慢慢就起来了,也有人跟着眼红。白道不管,我们就只能自己解决,时间久了,生意慢慢也就大了,有次被人摆了一道,眼瞧着我们两都得进去。那时候大哥刚结婚,我孤家寡人一个,索性就把所有事都给揽了。然后就判了五年。”



我抬起头,看着凡凡说:“等到过年,我就出去了。”



听到这,凡凡的情绪也低沉了下来。



“我也有个表哥,之前一直在我身边照顾我,我出事的第三天人就不见了,把我的钱转走了大半,连夜注册了公司,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呵。”凡凡显得有些落寞。



“没事,有你孙哥呢。”我用拳头连续的捶打着胸口,试图发出跟凡凡一样的电音。



凡凡笑的很大声,像是回到了十七岁的那个夏天,他在球场上晃过了三个人,在三分线的边缘来了个后仰跳投,在进球的瞬间看着站在旁边的史珍香,冲着他盈盈的笑。







11.



2022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来的要晚一些。



还有三天就到除夕了,监狱里也慢慢热闹起来,在过道和路口也象征性的挂上了红灯笼。凡凡问了我好几次要不要加入他的厂牌,我觉得名字太土便婉言拒绝了。



胖子说可以帮凡凡唱hook,凡凡也表示自己要Keep real选择不插电,但是在彩排的那天,还是有好几个灯被爆掉了。



科学家说,电鳗在危险的时候会释放出500伏的电压,可能在凡凡这能力要被放大。



在见证了那场奇迹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选择把这个秘密保存下来。



除夕的晚上凡凡跟我们一起包了饺子,动作有些笨拙,饺子皮不是太薄就是太厚,饺子煮烂了一大锅,不过也没人怪他。管教给每个人都发了一罐啤酒,大家也都兴高采烈的喝着。



大年初一就是监狱里的联欢会。



除了那些诗朗诵和不好笑的小品之外最让人期待的就是凡凡的演出了。



凡凡把狱服反穿,也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一幅墨镜,虽然头发还是还是圆寸,但是在他重新拿到麦克风的时候好像又回到了17年的那个夏天。那时候他是人人敬仰的young OG,有数不尽的粉丝在台下欢呼,有接不完的通告也赚不完的钱,好像世界就臣服在自己的脚下。



凡凡唱着歌,头顶的灯光聚集到他的身上,他的灵魂从躯壳出钻出,慢慢升腾,穿过窗户,跃过高墙,袅娜着奔向天空,到了史珍香的枕边,看着她甜甜的入梦。



看着凡凡在台上欢呼,我穿过人群,正要回到宿舍收拾东西,毕竟今天就是我重获自由的日子。



胖子看看我,又指了指台上的凡凡,我对着胖子叮嘱:“若子,帮我好好的照顾他。”







12.



2022年的第一天,我走出了监狱,结束了和带明星在一个监狱的生活。



大雪纷飞,在监狱的外面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



我站在原地,老远就听见大哥粗犷的嗓门。



“笑川,我想死你了!”

评论
哇塞,耽美小说!我猜吴亦凡是受

评论
太长懒得看了……
强奸犯被强奸了没啊

评论

日本 Japan
 ·日本中文新闻 我看了近年来日本大学生最想进入公司调查,第一名就没变过
·日本中文新闻 前AKB48成员峯岸南结婚
·日本签证办理 高才转永住 提供一个时间参考
·日本学校 北海道大学
·日本留学生活 急急急!尋找搬家公司
·日本育儿教育 出旧象印电饭锅500日元蕨市自领
·日本华人网络交流 一个人资产几千万人民币还在直线增长会去淘宝买亚马逊点卡吗
·日本华人网络交流 茅台哥人民币多得花不完
 ·澳洲新闻 当地房源极度紧缺,澳一地鼓励业主出租度假屋(组图)
·澳洲新闻 “我会把你头砍掉!”悉尼中餐馆涉拖欠离职员工薪水,追讨疑

日本华人网络交流

求推荐大阪好吃的中国菜馆

华人网如题,谁能给推荐一下啊,之前总吃那么几家,都腻了 鑫福,刀削面(黄了),大东北,铁锅炖,響 以外的 求推荐 谢谢! 评论 做新干线来东京,让你迟到吐 评论 五一刚去完,确实跟 ...

日本华人网络交流

好紧 ,男人都喜欢

华人网好紧 ,男人都喜欢 评论 好爽 过瘾 评论 永远记得,跟老婆去冲绳玩,找个饭店点了个宫廷豆腐,600日元,结果端上来的就是一块腐乳 评论 我嘴叼着冰棍,被你笑的没叼住掉地上了…… ...

日本华人网络交流

史海钩沉,明天5月11日

华人网5月11日是什么日子 5月11日是 阳历 年的第131天(闰年是132天),离今年的结束还有234天。 2022年5月11日的农历,黄历及星座 农历 : 2022年四月十一 , 星期三黄历 : 生肖虎 壬寅年 乙巳月 甲 ...

日本华人网络交流

这种人建议凌迟

华人网堺市にあるホテルの一室でへその緒がついた赤ちゃんが見つかり、警察は殺人未遂の疑いで捜査しています。10日午前9時半すぎ、堺市堺区にあるホテルの従業員から「赤ちゃんが産 ...

日本华人网络交流

スシロー 120 了......

华人网通胀开始了 评论 啊 评论 反正都是吃不起,没事 评论 黄120,红180,黑360 评论 反正家附近也没有 没事 评论 くら寿司 评论 难吃 评论 我去寿司店,基本上就吃鸡蛋糕 评论 你是鱼,不忍 ...

日本华人网络交流

胖哥原来跑去抖音直播去了啊

华人网俺说咋好久没见到胖哥了呢. 评论 抖阴好长时间了啊 评论 赚钱养饭店 评论 图案来啦 评论 胖哥是谁? 评论 奥胖去抖音当爱豆了啊 评论 谁嫌钱多啊?有钱肯定多赚钱去,在这天天吹 ...